做最新资讯网站
网址:http://www.qlgww.com
网站:可靠的赌球网址

搜狐将今日头条诉至法院意味着什么

  

搜狐将今日头条诉至法院意味着什么

  同朋友们聊起“今日头条”的盗版侵权,在抱怨没有人去起诉“今日头条”时,朋友往往揶揄我:“你去呀,你的文章不也被其侵害过么,都指望别人起诉,自己坐享其成,也是懦夫!“ 作为一名也爱码文字的作者,我希望广大网友理解、支持和配合这次打击网络盗版行为,包括搜狐公司的自救行动。我要说,免费使用网络资源的时代迟早要结束,不付费使用网络资源的习惯一定会改变,一定要改变,因为作者通过高级智慧劳动创作出来的作品,没有义务免费提供社会和广大网络用户,付费使用应纳入我们的每月消费预算,应形成新的习惯。我更要说,只有大家都不付费的“盗版时代”,正规使用者才需要付出高昂的使用费,以便让创作者勉强还能够生存下去。一旦大家都形成了付费的习惯,那么单个用户的付费一定是很低廉的,是能够承受的,因为这样作者的回报已经很丰润。 北京慕公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,兼职法学教授,多家媒体特约评论员。曾任主治军医和多年法官。若有法律问题咨询,可进入 “慕公律所网站”()在线咨询;或直接电话联系:;或发邮件到邮箱:。 作为手机APP客户端软件的“今日头条”,以整理和转发当日的“头条新闻”而闻名。勿庸否认,其行为也客观上方便了用户浏览各媒体的头条内容,如同一些盗版书籍确实便宜,也方便了读者少花钱多读书一样,对读者有一些“价值”,受到读者的“喜爱”。 这次针对“今日头条”的打击盗版行动,先是新京报、人民日报、南方周末等媒体的重磅声讨,接着是国家版权局的立案调查,现在又是搜狐公司的提起诉讼,后面可能还有一些大的网络公司、媒体集团正在进行着诉讼准备,大有形成对“今日头条”的围歼之势。可以预见的是,对“今日头条”的广大用户会逐渐造成很大的不习惯。例如,以前会经常在“今日头条”看到搜狐新闻客户终端的好作品作为头条上榜,现在可能突然就看不到了,后来又有其他的一些头条看不到了,感到很沮丧。 搜狐公司好样的,第一个站出来向“今日头条”发起了诉讼进攻,且获得了法院的受理,哈哈,“是骡子是马”,终于很快能够在法庭上看他们“遛遛”了!我想,搜狐公司一定已经做了充分的准备,他们知道“今日头条迫于压力已经停止了对搜狐内容的转码侵权”,但之前的转码侵权,一定获得了证据保全。 勿庸质疑,网络媒体中,干这种版权侵权之事,不只是“今日头条”一家,但像其专干这样一种营生,干得这么专业,这样赚钱,这样高调的人,恐怕只有“今日头条”一家。 正常的社会本来就应该是,高级智慧产品应是有高回报的,优秀的作者理应先富起来;这样,他们才更有激情、更有动力地创作更多好的作品,以此形成良性循环。这次由国家版权局、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、工业和信息化部、公安部4部门联合出击的“剑网2014”并不是第一次而是第十次“剑网行动”,只不过这一次的跨度最长(自今年6月份开始至11月份结束,持续达半年时间),盗版者喘息的机会要少得多,应该会收到好一些的效果,例如比上一次“剑网行动”(3个月)的效果肯定要好得多。全场比赛,德国的利普曼和巴贝尔都是12分,卡斯特内和格尔蒂斯都是8分,斯蒂格洛特6分 保加利亚的G-迪米特洛娃11分,查乌舍娃10分,帕斯科娃9分,N-迪...但要说盗版形势就此完全改观或者基本改观,我倒未有这么乐观。 我承认我的懦弱和懈怠,因为起诉是有成本的,得收集证据,得请公证处保全证据,得撰写诉状,得到法院立案,交诉讼费,得出庭参加诉讼,若不服还得上诉等等。虽然我个人被侵权的文章不多,但麻雀虽小,五脏俱全,得花去不少时间、精力和一定的费用,最后即使赢了官司也获赔很少,便没有积极性。自己便在心理说,一些大的媒体咋不站出来起诉呢,你们被侵权量大,起诉标的也大,诉讼实力又强,引起关注也多,为什么不站出来呢? 尽管此前多家平面媒体向“今日头条”发起了猛烈开火,但也只能算作口水战,还有各说各话的余地;国家版权局的立案查处,则使得“今日头条”有了腹部受敌的感觉;搜狐提起千万元标的的侵权赔偿诉讼,又使“今日头条”有了背部受敌的感觉;尤其是这一诉讼有可能造成星火燎原之势,则可能导致“今日头条”四面楚歌的结局。 可以说,此前我一直期待着,能有一家大的媒体能够站出来,向“今日头条”提起诉讼,从而使“今日头条”是否成立版权侵权和不正当竞争的问题,不仅仅停留在口水战的水准,而能在法律层面有一个“说法”。 我认为,运动式治理都是同法治相背的,运动过后一定会出现变本加厉的反弹,只有常态地严格地执法,举报一起查处一起,让盗版者既对国家付出被处罚或蹲监狱的巨大成本,又对被侵权人付出巨额的赔偿责任,一个规范正常的网络运行时代才能到来。 但也应看到,“今日头条”利用别人的作品从事公司商业活动,不依法取得作者和相关媒体的授权,不支付相关的版权费用,明显是一个版权侵权者的形象,却高调张扬自己的“侵权”做法“我们不生产新闻,我们是新闻的搬运工”(哪只是搬运了单纯的新闻事实,而是整体“搬运”了人家个性化创作的新闻作品、评论作品),还高调展示自己的侵权成果宣布获得一亿美元投资,并实现高达五亿美元估值。